我校高三学生沈亦飞接待爱尔兰驻上海领馆总领事Therese Healy(何莉)女士共度春节

發布者:何雅蔚發布時間:2016-03-15浏覽次數:1648

2016年的春節對我來說非同尋常。9月份我就要赴美國讀大學,所以說猴年的春節也是那之前我能和家人一塊度過的最後一個春節了。而除此之外,這個春節還多了一層意義,因爲我的家裏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她是愛爾蘭駐上海領館的總領事,Therese Healy,中文名叫何莉。

爲了更好地體驗中國家庭過年的氣氛,今年春節Therese特地在南京尋找了一個家庭,而我因爲曾經有赴美交流和接待美國學生的背景,所以很榮幸被選中能夠接待她在我家度過猴年春節。于是,我和父母便開始緊鑼密鼓地策劃,爲Therese准備了一頓豐盛的年夜飯。從前我媽媽一直說,年夜飯一定要有十個菜,十全十美,而今年,我們家爲了迎客特地准備了十一道菜。然而年夜飯卻只是我們這個豐富多彩的春節冰山一角。放假期間的時間,我們也可以說是安排的滿滿當當,去遊覽了不少南京的名勝古迹和文化景觀——閱江樓,夫子廟,江南貢院,秦淮畫舫,中華門和城牆,老門東,大報恩寺,六朝博物館,江南織造博物館,還有南京博物院,唯一可惜的就是放假的時間不夠長,沒有能把南京的遺産都詳盡了解一番。其實,我們春節期間去的許多地方,我個人也是第一次去,說起來還得托Therese的福,不然估計那些有趣的文化地標我自己一個人是沒有機會去的:-)

說起這些景點,我最先想到的是我爲Therese做的翻譯工作,而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體會到做翻譯的辛苦。我曾經去美國交流過一個學期,平常口語也不錯,所以說和Therese做一般的交流沒有什麽問題,于是當我們首先去閱江樓的時候,我原本沒有以爲翻譯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情。然而真正開始翻譯時,我意識到我犯了一個大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很多東西在英語中並沒有對應的詞能用來直接表達,有的時候一個簡單的概念需要用很長的一段話才能解釋清楚,而一旦涉及到典故或者幽默,翻譯的難度則又會高一個八度。很多時候,我覺得我自己翻譯的很清楚了,但是Therese看上去還是沒有理解,文化差異在這之中也成爲了一個攔路虎。舉個例子吧,我們在秦淮畫舫上遊覽夫子廟夜景的時候,中文導遊講解,不時冒出一句古詩“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逼得我直接投降。在江南貢院聽導遊介紹科舉考試的時候,鄉試、殿試的概念我也跟Therese解釋了半天。另外,作爲翻譯,全程思想都需要高度集中,不能錯過中文導遊講解的細節,而且我做的翻譯是導遊說一段,我翻一段,更不用想象同聲傳譯員了。這樣的困難也讓我意識到,要想讓中國文化真正走向世界,我們不僅需要了解中國文化的人,也需要能將中國文化傳遞給外國朋友的人。

再來談談Therese吧。她非常健談,當我們談到愛爾蘭的曆史時,她侃侃而談,如果不了解她身份的人甚至可能把她當作曆史學家。說來慚愧,在她來之前,我一度認爲愛爾蘭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英國,這名字是不是聽起來很複雜呢?)的一部分,但是後來我才知道,愛爾蘭和北愛爾蘭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愛爾蘭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文化氛圍也和英國很不相同。在與Therese的交談中我們還了解到了愛爾蘭的傳統節日,優美的環境,以及文化教育方面的發展。不谙世事的我竟然還問了她爲什麽出來不帶保镖(現在想來都讓我忍俊不禁),她幽默地答到:“接待我的家庭這麽可靠,我還需要什麽保镖呢?”後來她解釋道,因爲愛爾蘭是一個小國家,不和任何世界上的國家和地區勢力發生沖突,所以愛爾蘭的外交官走到哪裏都不用擔心受到暗殺或者恐怖襲擊。Therese還講到,在愛爾蘭的時候,她曾經親眼目睹美國總統奧巴馬來訪,因爲怕受到襲擊,他坐的車有層層防護,但是到達目的地之後,車門竟然因爲太重,尴尬地打不開了。在我們一家人聽著這些有趣的故事而開懷大笑的同時,也加深了對于愛爾蘭這個國家外交和文化方面的了解。

值得一提的還有Therese熱愛學習的性格。住在我們家的這段時間裏,她幾乎每天早上都要去甘熙故居中上中文課,每天晚上都要帶回23個小時的家庭作業。無論我們白天去南京各個地方玩的多麽瘋狂,她晚上回家總是要專心致志地完成作業,于是我們平常吃飯的時候就經常誇贊她“live to old, study to old”(哈哈,這是我媽發明的,活到老學到老)。不僅如此,Therese身邊還有一部Kindle,在我們閑暇沒事刷手機的時候,人家卻在讀書攝取新的營養。這也不得不讓我們汗顔而感歎,怪不得人家能當上總領事而咱們不行呢!

總之,這個春節的一個多星期,我過得既豐富又充實。忙碌和疲憊自然是有的,但是想一想這最後一個春節的豐富多彩,就覺得值了。借此機會,我也希望我們南外人能積極充當中國和外國文化交流的使者,幫助中國文化走向世界,真正成爲有中國靈魂、世界胸懷的現代人。